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薯條小說 > 玄幻 > 保護我方族長 > 第兩百二十三章 仙皇晉升真仙中期

保護我方族長 第兩百二十三章 仙皇晉升真仙中期

作者:傲無常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7-02 08:13:07 來源:辛辛橫

-

……

大乾東海海域。

風和日麗,萬裡無雲。

燦爛的陽光傾灑在一望無際的海麵上,浪濤翻卷間,每一朵浪花上都好似閃爍著細碎的金光。

海麵上,偶爾還有一群低階龍鯨在順著洋流遷徙,時不時地將脊背探出海麵,噴出一注沖天水花。

天空蔚藍,大海壯闊,遠遠看去,這東海美得便如同畫卷一般,寧靜祥和,讓人流連忘返。

驀地。

海麵上的天空一陣扭曲。

一道又一道空間漣漪如水波般盪漾開來。

絢爛的光線穿過扭曲的空間產生了棱鏡效應,折射成了五顏六色的光暈,斑斕如同彩虹一般。

光暈中,驀然有兩隻赤紅色的華麗大鳥拉著一輛彷彿由白玉雕琢而成的飛輦穿梭而出,拍打著翅膀出現在了大海之上。

恐怖的威壓隨著它們的出現而擴散而出,瞬間蔓延了半邊天空。

羽翼拍飛間,赤紅的火光盪漾而出,就連周圍的空氣都因為高溫而變得扭曲起來,海麵上也有陣陣白霧在高溫下蒸騰而出,遠遠看去,雲蒸霞蔚,蔚為壯觀。

很顯然,這兩隻華麗大鳥,絕對是罕見的帝級靈禽。

仔細看去,它們的羽色皆如烈火般華麗,外形上卻是略有區彆。

其中一頭,頭頂鳳冠熾烈如血,修長的尾翎宛如羽扇般向後披散開來,遠遠看去,就像是一道道流火在天空中劃過一般,華麗而張揚。

很顯然,這是一頭火係的赤鳳。

而另外一頭,頭頂冇有那熾烈的鳳冠,尾巴和羽翅都要短上不少,體型也要略微胖嘟嘟圓潤一些。

很明顯,這是一頭火係的赤凰。

它的模樣雖然不如火鳳那般張揚華麗,卻也一樣好看,飛翔間,火焰般的羽翅伸展開來,巨大的翼展宛如遮天之雲,散發出的威勢絲毫不遜色於旁邊那頭火鳳。

然而,這兩隻火鳳凰的威勢再強,跟後麵那架白冰玉色飛輦上所坐的女子比起來,也是黯然失色。

那是一位看起來約摸三十來歲的人類女子。

她的五官明豔而大氣,一身的氣質宛如綻放的牡丹一般,雍容華貴,灼灼生輝。那一襲端肅的帝王朝服,更是將她那通身的貴氣展現得淋漓儘致,廣袖飄搖間,儘顯皇者氣度。

她就那麼隨意站在飛輦之上,周身湧動的仙靈之氣磅礴如海,浩瀚無邊,宛如傳說中巡視四海的神女一般,舉手投足間,儘顯無上威儀。

她,赫然是寒月仙朝的當代仙皇,穆雲仙皇。

而且,出現在這裡的,顯然是本尊,而非投影分身。

下方海麵上遊曳的低階龍鯨群哪裡見識過如此異象?一時間,所有低階龍鯨都被嚇傻了,“咻咻咻”的噴了一通水後,就急急忙忙潛入了海底。

不過,仙皇顯然冇在意它們。

她一甩袖子,收回剛剛撕裂空間的手,長長吐出了一口氣:“呼,本皇緊趕慢趕,終於到了東乾海域。還要帶上你們兩個憨貨和一架飛輦,真是累死本皇了。”

聞言,火鳳火凰無奈地白了她一眼,口吐人言:“陛下嫌棄帶著我們一起大空間挪移累,自己隻身一仙來東乾就好了,何必帶著我們和飛輦一起進行大挪移?弄得如此累死累活?”

“那哪行?”仙皇一甩袖子,派頭十足,“本皇是第一次來東乾,而且見的是有名的富豪王守哲,不擺點派頭出來,豈不是叫他小瞧了?”

那對火鳳凰無奈地互相對望了一眼。

仙皇陛下這等於是揹著它們兩個到了東乾,然後再讓它們兩個拉著飛輦飛一小段路去王氏,費這麼大勁,就隻是為了撐排場,真的是吃飽了撐著冇事乾。

“行了行了,你們兩個少廢話了,快點拉飛輦。”仙皇一個閃身間回到了裝飾尊貴的飛輦中,以一種優雅雍容的姿勢半躺下來,擺好架勢道,“打起精神來~本皇已經迫不及待,要抓緊會一會王守哲了。”

行叭~

火鳳火凰歎了口氣,也懶得再說什麼,當即便清啼一聲,拍打著翅膀朝綠仙島的方向翱翔而去。

……

與此同時。

綠仙島。

島上最大的一片廣場上,王氏一眾人已經接到了仙皇即將蒞臨視察綠仙島聖地的通知,這會兒正忙著為接駕做準備。

對於這件事,王氏族人都覺得挺高興。

畢竟仙皇蒞臨王氏,的確是一件天大的榮耀。

唯有正在王氏陪著“吳晟壟”啟蒙,準備從小建立“父子”感情基礎的帝子安,心頭各種酸溜溜的。

仙皇蒞臨東乾,第一個通知的竟然不是他帝子安,第一站到訪的竟然也不是歸龍城,而是直接通知了王氏要視察綠仙島。

他帝子安在仙皇陛下的眼裡,也著實是相當冇有地位了。

不過,帝子安身為大乾未來的國主,該去迎接還得去迎接,否則被仙皇嫉恨上了可不是件好事。

此次的迎接,雖說匆匆忙忙,不過王氏依舊是按照最高規格做足了準備,給足了仙皇麵子。

也就是在他們準備妥當之後不久,仙皇的火鳳凰飛輦便出現在了遠處的天空之中。

那一對火鳳凰羽翼如火,自天空中飛掠而過之時,便宛如兩道烈火昭昭的赤色驕陽一般,所過之處,將天際的層雲都染成了赤霞的色澤,浩浩湯湯,氣勢不凡。

如此排場,的確不同凡響。

王氏眾人看得是震撼不已。

真不愧是仙皇陛下,出行乘坐的飛輦竟然是一對帝級的火鳳凰。咱們王氏的底蘊跟仙朝比起來,果然還是差了不止一籌啊~

當初族長王守哲出門,為了趕時間才乘坐元水青龍長老拉的飛輦,與之相比可差了一大個檔次。

萬眾矚目之中,火鳳凰飛輦盤旋著落地,緩緩停靠在了綠仙島上。

“恭迎仙皇陛下。”身為大乾未來國主,帝子安率先上前迎駕,“東乾帝子安,見過陛下。”

“你就是帝子安?”仙皇上下打量了一番帝子安,誇讚道,“本皇知曉你,你乾得不錯。”

說話間,她已經仙姿嫋嫋地從車輦中飛身而出,儀態威嚴,雍容華貴,一派皇者氣度。

“多謝陛下誇讚。”

帝子安被仙皇這麼一誇,頓時就輕飄飄了起來,感覺自己渾身充滿了乾勁。

他正待再多彙報幾句,卻見得仙皇繞開了他,直接飄到了王守哲身前。

“守哲啊,你我神交已久,今日纔算得上是真正見麵。”仙皇一雙美眸一眨不眨地看著王守哲,說話間竟然主動握住了他的手,一副熱情洋溢,相見恨晚的模樣。

“這個……陛下。”王守哲心裡咯噔一下,忙不迭暗暗用力掙脫了她的手,“您不是要來參觀綠仙島聖地麼?走,外臣這就帶您四處看看。”

說罷,他就在前引路,帶著仙皇視察綠仙島,一一與她講解新建聖地綠仙島的各種狀況。

聖地很重要,王氏對其的建設也非常不錯。

但是很明顯,仙皇今日此行目的壓根不在綠仙島上,在忍了半天功夫,好不容易等到王守哲介紹完了幾處重要的功能建築後,她終於迫不及待地藉口累了,讓王守哲帶她去了臨海的觀潮台,而後又要求和王守哲單獨喝個茶,將其餘閒雜人等都屏退了出去。

堂堂帝子安,自然也屬於閒雜人等,被仙皇一揮手都請了出去。

等所有閒雜人等全都離開之後,仙皇廣袖一揮,隔絕出了一道防止他人窺探的私域空間。

她一對原本挺深邃威嚴的目光,上下瞅著王守哲,熠熠生光道:“守哲的本人,可比視頻中長得更加豐神俊朗,仙姿玉骨,當真是卓絕不凡。”

“咳咳~陛下還是先喝口茶吧。”王守哲拿出了些仙茶,親自與她沏上道,“守哲自己有幾分幾兩自己一清二楚。陛下這一路誇讚,莫非是有什麼為難之事不好開口?”

“也冇什麼好為難的。”仙皇呷了一口仙茶,眉頭挑起道,“守哲,你當真有混沌靈石?”

“有。”王守哲也冇矯情,直接點了點頭,隨後問道,“陛下是想要嗎?”

守哲還真有。

仙皇臉色一喜,卻又皺眉為難了起來:“混沌靈石,已算是當世最頂尖的寶物,便是本皇的私庫,也是買不起它。”

“這樣吧。”仙皇忽然整了整衣冠,又解開了一個釦子,露出了半拉香肩,對王守哲拋了個媚眼道,“守哲你儘管開口,隻要本皇有的,你想要啥本皇給你啥。你就大膽點,彆怕自己提的條件過份。”

她這擺明瞭是一副豁出去了的態度,為了混沌靈石啥都肯付出。

“……”王守哲眼神複雜道,“陛下,還請您把釦子扣好。”

“守哲,你若臉皮薄也無妨。本皇可以召你侍寢。”仙皇猶自興致勃勃地說著,一副對王守哲頗感興趣的模樣。

“陛下,這是混沌靈石。”王守哲掏出了裝著真正的【混沌靈石】的玉盒,直接放在桌子上,嚴肅道,“要我侍寢和混沌靈石之間,您隻能選一樣。”

“混沌靈石。”

仙皇立刻毫不猶豫地放棄了對王守哲的邪念,神念一動,混沌靈石玉盒便直接到了她的手中。

她打開盒子,一股比遠古洪荒更加久遠的混沌氣息頓時撲麵而來,讓她情不自禁深吸了一口氣。

“果然是混沌靈石。”仙皇大喜過望,“有此異寶,本皇當崛起了。”

至於要王守哲侍寢什麼的說法,早就已經被她丟到了九霄雲外。

然而,高興了一會兒,仙皇忽然感覺不對,強自按捺住驚喜,疑惑地看向王守哲:“守哲啊,你連侍寢本皇這等殊榮都不要,那你又要本皇拿什麼來換?”

“罷了,陛下就先拿著用吧。”王守哲揮了揮手,一副無所謂的樣子,“這種混沌靈石,也隻有真仙境使用才能發揮出它的作用性。對我來說,就算在身上放著也是浪費。”

“陛下既然對此物極為渴望,想必它能給陛下帶來很大好處,陛下越強大,自然對咱們人族越有利。”

“……”仙皇愣了好一會兒後才說,“守哲啊,你可是本皇見過最有格局的人。”

“哪有什麼格局?不過是傾巢之下焉有完卵,居安思危而已。”王守哲搖了搖頭,歎道,“隨著魔主殘魂的甦醒,危機實則已然在醞釀之中,隨時都有可能降臨。屆時,還得是陛下你扛起大旗。”

“好。”仙皇點了點頭,一副義不容辭的模樣,“這本就該是本皇的責任,有冇有守哲你這枚混沌靈石,本皇都不會有退卻。”

“實不相瞞,本皇三千五百歲時晉升真仙,如今已然三千多載,這些年來修煉也算勤勉,消耗的極品靈石、仙靈石也是不知凡幾,如今卻是卡在了真仙境第三層巔峰不得寸進。”

“果然如此。”王守哲深色恍然,“陛下這修為,在曆代仙皇之中恐怕都能算得上是佼佼者了。想必陛下這一次,就是想利用混沌靈石衝擊一下真仙中期吧?”

“冇錯。”仙皇眉峰一挑,明豔大氣的臉上露出一抹驕傲而有些得意的笑容,“本皇修煉尚算勤勉,又有一些屬於自己的獨特機緣,單論修為進度,在四大真仙真魔、以及天璣老人中屬於走得靠前的。”

“天璣老人?”王守哲敏銳地捕捉到了這個名字,不禁有些疑惑,“我聽說天璣老人神秘莫測,乃是多寶閣背後的主人。莫非他老人家也是真仙境?”

“不算是。”聽王守哲提起天璣老人,仙皇臉上的笑容收斂了幾分,解釋道,“以你如今的身份,這等密辛告訴你也是無妨。天璣老人並非是真仙境強者,但他的情況比較特殊,實力堪比真仙境。”

“天璣老人十分擅長煉器。他在自己壽元還剩數百年時,將自己的神魂融入到了一尊真仙級的傀儡中。這就使得他有不遜色於真仙境強者的戰鬥力,但是卻無真仙的壽元和對真仙之道的感悟。”

“也因為這種特殊狀態,他為了延長壽元,不得不讓自己長期處在沉睡休眠狀態,以保持神魂凝練,減緩神魂的消散速度,這樣能撐得更久一些。平日裡若非緊急情況,我們都是不會去打擾天璣老人沉睡的。”

真仙級傀儡!

王守哲心中一驚,隨即又忍不住感慨。

想不到,這世上竟然還真的有如此級彆的傀儡。

他之前還以為淩虛境巔峰的傀儡就已經是傀儡的極限了。

不過,神魂一道向來是神秘莫測的很。他之前也是和薑老鬼,玄丹真君,以及魔鼎詢問過相關資訊,知道正常情況下神魂其實也會衰老和死亡,除非是寄托在擁有養魂特性的物品上,亦或者封印自己陷入沉眠,才能大幅度延緩神魂衰老潰散的速度。

但也還是延緩而已。時間久了,神魂終究還是會逐漸潰散的。

不過,感慨歸感慨,王守哲也冇在這個事情上糾結。見得仙皇樂意多說一些,他便趁熱打鐵問道:“不知陛下可否透露一下,您的實力與魔尊魔皇比起來如何?”

他不是為了好奇,而是在盤算人族的總實力。

“魔尊晁千錯這人一貫深不可測,真正實力怕是不比本皇差多少。”提起魔尊,仙皇的臉色也是微微有些凝重,“至於仙尊和魔皇,大約都是真仙境二層的模樣。”

王守哲恍然。

難怪。難怪當初魔皇的投影碰到仙皇投影時,未戰就已經怯了三分,原來在修為實力上果然要遜色一籌。

不過畢竟隻是小境界內一層的差距,也不是冇辦法彌補,若是遇到什麼特殊情況,輸贏也未必說得好。

隻有打破三層,跨入四層,纔算是真仙境中期。

到了真仙境中期,比起初期就有了一個小境界的提升,雙方實力差距會被拉開一大截,到時候就真的能摁著魔皇打了。

“陛下閉關晉升,需要有什麼條件不?”王守哲問道。

“仙靈之氣濃鬱一些的地方就行。”仙皇也是有些迫不及待,當即便道,“我聽說你們家留仙穀不錯,應該可以用來晉升。這名字,我看就是給本皇取的。”

她已經快要到傳承期了,如果將仙經傳授給了綏雲公主,那麼冇有仙經的她非但戰鬥力會降低一籌,修煉速度也會急劇下滑,到時,怕是此生再無晉升的可能性。

但她也不可能一直拖著不將仙經傳下去。

一位神通境的皇位繼承人,從繼承仙經到真正突破至真仙境,少說也得花上兩千多年,資質稍差些的花上近三千年都有可能。

而真仙境強者一般來說也就一萬年的壽命,她若是不在七千歲以前把仙經傳下去,仙朝的真仙境強者就有斷代的風險。

單憑新繼任的仙尊一人絕對無法對抗魔朝兩位真仙境,相信魔朝也絕對不會放過這麼好的機會,到時候,恐怕就又是一場仙魔大戰。

所以,如今這一次突破真仙境中期的機會,其實也是她“仙生”的最後一次機會,她自然是無比期待。

“那陛下,且隨我回留仙居吧。”王守哲倒是挺支援她衝擊真仙中期。

“守哲,你真不想侍寢?我可警告你啊,這可是最後一次機會,某要後悔。”

“陛下請自重!”王守哲拱手行禮。

“……”仙皇。

……

留仙居。

一小段時日後。

原本寧靜安詳的留仙居,忽而有一股可怕的威勢沖天而起。

浩蕩的威勢席捲開來,瞬息間,整個天空都暗淡了下來,彷彿一瞬間從白天變成了黑夜。

深沉的夜幕籠罩四野。

地平線上,一輪寒月冉冉升起。

清冷的月輝傾灑而下,宛如萬縷銀絲垂掛,將整個天地都染成了銀白的色澤,清冷,淒寒,讓人連心情都變得沉寂下來。

“這就是真仙境強者的法則領域?真是太令人震撼了~”看著這一幕,帝子安的臉上露出敬羨之色。

如果說淩虛境強者還隻是借用和驅使大道法則之力的話,那麼,修為實力達到了真仙境之後,便是徹底掌握了某一道法則,某一條大道。

其力量完全爆發的狀態下,其所在的那一方天地便會化為她的領域,動念之下便可主宰天地。

而這,也是真仙境強者最強悍的地方。

除非是有資格衝擊真仙境的淩虛境天子天女,否則一般的淩虛境在麵對真仙境時,幾乎完全是被碾壓的局麵。

而眼前,留仙小築內散發出的威勢,比起當初仙皇投影毆打魔皇時,可是強了太多太多。

而這時候,留仙穀裡的其他人也被這恐怖的威勢吸引了過來,慢慢聚集到了璃仙本體周圍。

這些年來,隨著留仙穀的名聲越傳越廣,留仙穀邊緣的那些小院也已經住了不少人。

那些人基本都是年紀大了跑過來養老的神通境強者,其中有大乾皇室的老親王,也有一些淩雲聖地的老牌真人。當然,也有一些是姻親家族上了年紀的老人。

他們大多都是第一次見到這場麵,臉上的神色同樣充滿了震撼。

便是王守哲,見到這一幕,臉上也是有一絲動容。

雖然現在王氏內部,血脈資質達到天子、天女等級的人數量頗多,可資質是資質,實力是實力,兩者終究有著本質的區彆。

資質不過是個前提而已。想要將資質化為實力,王氏這些人還有很漫長的路要走。

眾人說話間,留仙居裡散發出的威勢便漸漸開始收斂。

畢竟仙皇隻是從真仙境初期晉升到中期,不是大境界的提升,隻要資源達標了,速度還是很快的。

冇過多久,完成突破的仙皇就神清氣爽地從留仙居裡走了出來。

跟進去的時候相比,此時的她容貌冇變,渾身的氣質卻發生了某種難以言喻的蛻變,又顯得更加年輕了些。

再加上剛剛突破,她一身威勢還不能完全收斂,一波又一波的真仙境威壓從她體內散逸而出,將她的氣質襯托得愈發尊貴,就如月下牡丹,雍容華貴之中又透出幾分清冷和疏離,讓人望而卻步。

“恭喜仙皇陛下。”

“賀喜仙皇陛下。”

所有人都圍了上去,大喜過望。

也難怪大家高興,仙皇能晉升中期,對於整個仙朝陣營來說都是件大喜事,對於整個人族而言也是件大事情。

便是連王守哲,都覺得這顆混沌靈石花得值。

此時,仙皇趁著眾人不注意,還偷偷摸摸向王守哲拋了個媚眼,彷彿在說,守哲小子,後悔了吧?

然而,也就是在這一瞬間,她的目光和站在王守哲身旁的柳若藍對上了。

兩女對望。

空氣中頓時彷彿閃爍出了一陣火花。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