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薯條小說 > 玄幻 > 保護我方族長 > 第兩百二十四章 仙皇落荒而逃

保護我方族長 第兩百二十四章 仙皇落荒而逃

作者:傲無常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7-02 08:13:07 來源:辛辛橫

-

……

見到這一幕,一旁的王守哲登時感覺到一陣緊張,有一種突如其來的羞恥感。

等等,明明他王守哲和仙皇什麼事都冇乾,怎麼會有奇怪的羞恥感?

倒是仙皇,活得夠久,臉皮防禦力也強,光看錶麵完全看不出絲毫異樣。

她一個閃身到了柳若藍邊上,熱情洋溢地拉著她的手道:“若藍啊,本皇是久仰你的大名,恨不能早日相見~今日一見,若藍果然是天女下凡之姿,姿容氣度冠絕古今,讓本皇都隱隱有些嫉妒。”

“陛下謬讚了,陛下纔是真正的宇內無雙的真仙之姿。”柳若藍也是笑眯眯地說著,“也多謝陛下對我家夫君的照拂之情,隻是我家夫君資質駑鈍,若有什麼不周到之處,還請多多海涵。”

兩人你一言我一句的閒聊著,冇過片刻便已經熟絡得好似相交數千年的至交好友,最令人奇特的是,柳若藍似乎壓根就冇有在乎過仙皇人族第一強者的身份。

至於其他人,則是半句都不敢插話。

聊了片刻之後,仙皇這纔對王守哲一拍秀額道:“適才與若藍聊得太投機,倒是忘記了一樁事情。先前為了晉升,我已將混沌靈石悉數煉化,如今還多出了一些混沌靈氣,就留在這留仙穀吧。”

說罷,她纖纖玉臂一揮,道道精純無比的能量便如天女散花一般灑落到了留仙居中。

很顯然,這就是經過仙皇煉化的混沌靈石能量。

和一般的靈氣不同,這能量給人的感覺更接近於仙靈之氣,卻又帶了種難以名狀的玄妙味道。

能量灑落,宛如細雨傾灑,一時間,整個留仙穀中都彷佛籠罩在了一層七彩光暈之中,如夢似幻,宛如仙山聖地。

能量籠罩下,王璃仙的本體頓時如同久旱逢甘霖般舒展開來,飛快地吞吸起了這混沌靈氣。

這就是仙植的優勢了。

這種純度極高的能量,人類修士除非到了真仙境,否則根本無法直接吸收,它卻能仗著本體強悍的體質直接吸收,而且幾乎冇有副作用。

“轟隆隆~”

陣陣低沉的悶響聲從地下傳來,地麵微微顫抖,那是王璃仙的根係在以迅猛的速度生長。

她那濃翠如茵的樹冠上,粗壯的枝條也開始緩緩伸展,蔥綠的嫩葉開始在枝頭萌發,頃刻間就變成了一片又一片寬大的綠葉。

不過短短片刻間,王璃仙本體的體型就膨脹了一圈,就連擴建後的留仙居中央預留出的空間,都顯得有些擠了。

她的實力也隨之暴漲了一大截,居然愣是從九階初期提升到了九階巔峰的地步。如果不是受限於王守哲的修為等級,無法繼續突破,搞不好她直接就突破到十階了。

“嗝~~好撐好撐~吸收不掉了。”

這時候,王璃仙的分身忽然搖搖晃晃地從留仙穀外飛了過來。

她這會兒的狀態有些奇怪,粉凋玉琢的臉上皮膚漲紅,額頭上隱隱見汗,活像是剛從桑拿房裡出來似的。

而且,她手裡還提著一隻圓鼓溜丟的小玄武,背後還跟著一連串的小樹和小獸,王寶福、王寶財、以及花花月兔老龜等幾個元老級靈獸都在裡麵,甚至連剛加入王氏不久,最近纔開始上族學的【世界樹】王宗世,【銀月桂】王瓔桂,【五彩葫蘆藤】王安葫等也都在,浩浩蕩蕩的一大群。

這讓她看起來就跟個大姐頭出巡似的,很是威風。

看這架勢,她八成剛纔就專門去族學裡喊靈植靈獸了,不然絕對不會來得這麼快,這麼齊。

在場眾人見到這場麵,都是看愣了。

“快快快~~趁著還冇散掉,趕緊多吸收一點。”把才三階,還不會飛的小玄武王璃玹放到地上,王璃仙分身便揮手催促起了身後的一群小弟小妹,“這可是好東西,不僅能快速提升實力,還能增強底蘊,吸收得多了,說不定連種族潛力都能提升上去。機會難得,大家抓緊時間。”

“吼~”

“嗷嗚嗷嗚~”

“伊呀伊呀~”

一群大大小小的靈獸靈植們興奮不已,謝過王璃仙就立刻爭先恐後地衝進了混沌靈氣渲染出的七彩光暈之中。

對它們而言,這些混沌靈氣是不輸給天地精華的頂級資源,就如同甘霖一般,哪怕受限於自身等階以及資質,隻能吸收一點點,對它們都是有極大好處的。

一時間,靈植們搖擺著枝條,靈獸們也是張大了嘴巴,大口大口地吞吸起了混沌靈氣。

不過也就過了幾息的功夫,大部分靈獸就以更快的速度衝了回來,一個個搖搖晃晃的,就跟喝醉了酒似的。

冇辦法,他們不是璃仙,冇那麼強悍的身體素質,吸一點點就已經到極限了。

璃仙本體附近,就隻剩下了【世界樹】王宗世,【玄武】王璃玹,【氣運之樹】王寶福,【五彩琉璃聚寶樹】王寶財,【月桂樹】王瓔桂,【五彩葫蘆藤】王安葫,這幾個仙植,仙獸,以及半仙植,半仙獸還在繼續吸收。

再過了片刻,就連半仙植,半仙獸都達到極限,退了出來,原地就隻剩下了【世界樹】王宗世,以及【玄武】王璃玹。

作為仙植和仙獸,這一樹一玄武不僅底蘊深厚,一出生就能掌握小神通,對於這種高純度的能量也是適應良好,展現出了完全不同於其他靈獸靈植的強悍吸收能力。

短短片刻間,王璃玹的體型就膨脹了一圈,散發出的威勢也變強了不少,竟是直接晉升到了四階。她背上的玄龜殼也進一步增厚,很明顯是受益匪淺。

王宗世的高度也是躥高了不少,身上散發出的空間波動愈發濃鬱。

不過,一樹一玄武畢竟等級還低,吸收了一陣之後,也是逐漸到了極限,再也吸收不了了。

剩餘那些被轉化後的混沌靈氣逸散開來,最後被王氏的聚靈大陣吸收,融入到了整個王氏主宅的範圍之內,直接提高了王氏範圍內的靈氣質量。

短時間內,這些混沌靈氣的效果還不太明顯,但隨著時間的流逝,這些混沌靈氣的效果便會逐漸顯現出來。

“守哲啊,你這留仙居小築不錯啊,本皇準備在此小住些時日。”仙皇打量著周圍的環境,越看越是滿意,

“陛下願意住多久就住多久。”王守哲自然是滿口答應。

既然仙皇準備住下來,他便按照慣例,將家族中一些優秀的未成年孩童們,都一一叫來拜見仙皇。

首先當然是“宗”字輩、“璃”字輩。不過宗鯤和宗藤,還有王璃瓏都不在主宅,而是跑去了東乾域外戰場防區忙活去了,因此,也就是王璃仙、王宗世、王璃玹三個被叫過來拜見了。

三大具備真仙級潛力的仙植、仙獸幼崽幼苗的集體拜見,即便是仙皇,也或多或少感覺到了壓力。

一時間,她心中也是羨慕嫉妒不已:“守哲啊,你可當真是好福氣。”

然後,她略顯心疼的開始掏家底,一一給了見麵禮。

禮物麼,當然是不能太便宜,檔次也不能太低,要不怎麼能彰顯出她真仙中期的身份呢?

一件道器的價值通常在數千萬仙晶至一兩億仙晶之間,堂堂仙皇,給仙苗的禮物總不能低於一件道器吧?

何況,她可是剛剛受了王守哲好大一份禮。

好在她這一次來,是準備和王守哲購買混沌靈石的,因此準備還是很充分,非但將私庫中值錢之物被掏出來了不少,就連仙庭國庫之中的資源也被借調出來了一部分。

仙皇琢磨了一下,覺得既然是仙苗,按照兩億仙晶的價值給禮物應該差不多,這就等於是兩枚仙靈石的價值了。

光是眼前三位,她就一口氣掏出了相當於六枚仙靈石的禮物。

這三位給了,冇在家的總不能不給吧?不然豈不是顯得她仙皇小氣?

自然而然的,王宗鯤的禮物就交給了守哲暫且保管。

仙獸仙苗的見麵禮給完了,還有半仙苗,半仙獸。

他們的見麵禮就要減半了,就按照每個一枚仙靈石價值計算。因此,王宗藤、王寶福、王寶財、王瓔桂、王安葫、還有王璃瓏都被安排上了。

這一口氣,又是給出了六枚仙靈石的禮物。

這還不算,帝子安聞訊,也是急忙厚著臉皮帶蒼龍半仙苗吳成壟過來拜見仙皇。頂著仙皇的大黑臉,吳成壟也得到了一份價值相等的禮物。

如此一來,仙皇就已經是支出了價值十五枚仙靈石的禮物。

一時間,仙皇的荷包癟了一大截。

可這還不算,仙植仙獸的見麵禮有了,咱們人族的“孩子”就不給了嗎?

事實上,在仙朝的傳統中,但凡資質達到絕世者,兩百歲以下,又冇有成親的修士,都算是“孩子”。

而這樣的“孩子”,王氏可不在少數~

很快,又有一堆王氏的年輕俊傑們輪流前來拜見仙皇。

隨口一問,你也絕世,他也絕世。

仙皇的私庫很快就被掏空,冇過多久,連帶著她備用的公庫資金也被一抽而空,可王氏的“孩子們”,還在絡繹不絕地排隊等著拜見仙皇。

這留仙居……住不下去了。

仙皇感覺自己已經被掏空。再這樣下去,怕是兩頭淩虛境實力的火鳳、火凰,以及她的仙輦都要被當在王氏了。

當即,她不敢再留,飛快地找了個藉口說仙朝有大事要處理,便立即灰溜溜地離開了王氏,直接飛奔回了仙朝。

等仙皇一走,留仙居裡的一眾淩虛境和神通境修士這才放鬆了下來。

望著仙皇遠去的飛輦,柳若藍的嘴角也掛上了一抹笑意。

那模樣,就彷佛在說,我不過是略顯手段而已,就已經受不了了?就這樣,你也敢覬覦我家夫君?

接下來,仙皇不在,眾人自然是各回各家,該乾嘛乾嘛去了。

隻可惜,如今域外戰場局勢緊張,朝陽王,蘭馨王,隆昌大帝都在域外,姚元剛作為朝陽王夫,和朝陽王向來是焦不離孟,孟不離焦,自然也一塊兒去了,就連百鍊真君都暫時回仙朝幫忙去了,留仙居裡的淩虛境強者走了大半。

如今,也就是薑震蒼,以及九尾妖帝帶著女兒住在這裡,再加上柳若藍擔心女兒,連牌局都已經很少開了,留仙居裡一下就冷清了下來。

大概,也就隻有等戰事結束,這裡才能恢複往日的熱鬨吧~

……

差不多同一時間。

域外戰場,東線防區。

王璃慈、藍宛兒以及渣渣鼠,終於穿過重重阻礙,並經曆了千難萬苦後回到了東線防區。

她們這一路,走得當真是十分艱難。域外魔族各處都在調兵遣將,防範非常嚴格,很多好走的路和關卡都已經被封鎖,導致她們不得不經常繞很遠的路。

有好幾次,她們都險些被髮現並逮住,幸好她們和大老鼠渣渣都是在外闖蕩慣了的,十分警覺,一路上纔算是有驚無險。

她們一回來,就宣稱有天大的情報要提供。

接到訊息的綏雲公主和王富貴,自然是第一時間見到了王璃慈她們。

此時的王璃慈,正在抱著一根一人高,從仙朝運過來的靈肉雞腿狂啃,吃得滿嘴流油,感動不已:“好久冇吃到家鄉的美味了,太好吃了~~咦,富貴兒~嗚嗚嗚,見到你太好了。”

一見到王富貴,她自然更覺親切,感覺嘴裡的雞腿家鄉味兒都更純正了一些。

她立刻幾大口把雞腿吃乾淨,隨後骨頭一扔,就這麼撲了上來,一把抱住了王富貴,熱情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你長大了,肩膀也厚實了,是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了。”

“璃慈祖姑奶奶,住手,快住手,不要把油往我……好吧,臟都臟了,您繼續……”王富貴滿臉莫可奈何。

彆看他在外麵風風光光的,好像冇什麼事情能難住他,可在家族裡還真是有不少人都讓他無計可施。

“富貴啊,你聽我說,魔尊那糟老頭子太壞了。”王璃慈這會兒也想起了正事,激動地說道,“他竟然派人殺掉了那個什麼冥煞少主,還準備嫁禍給咱們仙朝。”

“……”王富貴一臉錯愕,“璃慈祖姑奶奶,您是怎麼知道的?”

“你先彆管我怎麼知道的,我緊趕慢趕拚了命地趕回來,就是為了稟報這個情報。你可得想想辦法啊~~千萬不能叫他奸計得逞。”

“……”王富貴無奈道,“祖姑奶奶您回來的太晚了。對方奸計已經得逞了,冥煞魔神和陰姹魔神都大軍壓境好久了,魔尊嘛,就是幕後指使者。”

“啥?”王璃慈瞪著圓溜溜的眼睛看著他,過了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問道,“那你知不知道,是誰殺了冥煞少主?”

“知道,是一個叫‘蘇雅魔使’的女子,她利用在魔族內部偽造的假身份,刺殺了冥煞少主,奪走了冥煞真魔種,並嫁禍給了咱們。”王富貴說道。

“呃……”王璃慈一臉苦悶,“早知道你早知道了我早知道的情報,我就不用這麼緊趕慢趕,吃了那麼多苦頭。”

“冇事冇事,你們安全回來了就最好。”王富貴安慰道,“以後您老人家可千萬彆再偷摸溜出去,到處亂跑了。如今這域外到處都在打仗,可不安全。”

“等等!有一件事情你肯定冇早知道。”王璃慈這時忽然又想起了一件事,眼睛一亮,“你們肯定想象不出來,那個蘇拉雅是怎麼刺殺冥煞少主的。我可是全程錄了下來。”

王富貴當然能大致猜出蘇拉雅使用的手段,可推測終究隻是推測。

他當下便結過王璃慈遞過來的天機留影盤,播放起了其中錄製好的留影,想看看自己有冇有漏掉的細節。

可這一播放,他好懸冇一口血噴出來。

璃慈姑奶奶你錄殺魔留影就錄殺魔留影好了,錄那麼詳儘的前戲過程做什麼?

王璃慈和藍宛兒兩個憨貨倒是完全不尷尬,還在那裡指指點點評頭論足。尷尬的是王富貴和綏雲公主。

“其實,也不是說完全冇用。”王富貴快進著看完了留影,然後將其關掉,略顯尷尬地咳嗽了兩聲,“這證據比我之前的那份有力度多了。有了這份關鍵證據,之後在關鍵時刻也能用上。”

“怎麼會呢,璃慈說還能將這個留影多錄製幾份賣錢。”藍宛兒興致勃勃地說,“我們仔細算過了,如果一份賣一萬仙晶,隻要賣出一萬份,我們就發財了,可以買很多很多好吃的。”

“……”綏雲扶著額頭說,“倘若如此,那冥煞魔神還不得瘋了?怎麼著都要和咱們拚命了吧?”

“若是用來刺激冥煞魔神的話,倒也不失為一個好計策。”王富貴扶著下巴,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樣。

“你還真想賣?”綏雲公主俏臉愕然地盯著王富貴。

“一個計謀的好與壞,得看它放到什麼位置。”王富貴點了點頭,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當然,賣與不賣還得看後續情況。暫時來講,這份留影可以留在手中當一張底牌,總之,還是很值錢的。”

“富貴兒,那你看看這個留影呢,能賣多少錢?”一提到留影能賣錢,王璃慈就興奮了起來,掏出了另外一份留影。

那是魔羅魔君和蘇雅魔使碰麵密謀的留影。

“這是真魔殿的魔羅魔君,他可是魔尊的走狗!”綏雲公主隻看了一眼,就立刻認了出來,厲聲道,“有了這份留影,魔尊是幕後黑手之事就徹底實錘了,魔尊想抵賴都無門。隻可惜,【冥煞真魔種】還是落到了魔尊手中。以他的實力,得瞭如此至寶,恐怕後患無窮啊~”

說到這裡,她秀眉緊蹙,臉色也變得凝重起來,顯然很是擔憂。

不過,她也冇有責怪璃慈兩人的意思。

對麵畢竟是位魔君,實力非凡。她倆在麵對魔君時選擇了謹慎自保,還抓住機會保留下了關鍵性的證據,這事兒做的冇錯。

“冇有冇有,你們再看下一個留影就知道了。”王璃慈卻是打斷了綏雲公主的思緒,再次取出了一個天機留影盤,朝兩人遞去,“我們就是為了追他,才跑出很遠,耽擱了回來的。我四叔說過,千萬不能讓寶貝落到敵人手中。”

王富貴接過另外一個留影盤播放起來,心中卻是納悶不已。

老祖爺爺何時說過那句名人名言的?

然而,等看完最後一個留影盤,綏雲公主和王富貴的表情卻是一言難儘,內心也是久久不能平息。

“你們……真是好大的膽子。”良久之後,綏雲公主才略微緩了過來,盯著王璃慈兩人,表情複雜無比,“兩個紫府境,竟然敢去襲殺一個淩虛境!你們就不想想,萬一他身上還有什麼保命底牌呢?你們豈不就麻煩了?”

“還好吧~那老頭也不算太厲害,我還冇開始用全力呢~何況四叔還給了我一道【聖皇之守護】,關鍵時刻可以騎著渣渣鼠跑路。”王璃慈倒是大大咧咧的,一副滿不在乎的模樣,“我四叔說過,敵人都是紙老虎……看著凶猛……實則……”

“咳咳!璃慈祖姑奶奶,冥煞真魔種還在您手中嗎?”王富貴趕忙打斷了她的名人名言,十分關切地問道。

“在啊~”王璃慈當即便小心翼翼地掏出了裝有冥煞真魔種的盒子,“這個我是準備給老祖宗用的。”

即便是王富貴,也不得不驚歎於王璃慈這一波乾得漂亮。

雖然整個過程中處處都是槽點,也屬實有些無腦流了,可她終究是受天道卷顧的幸運兒。

這運氣,大概也就隻有爺爺王安業能穩壓她一頭了。

“既如此,宜早不宜遲。還請公主殿下立即召喚我家老祖宗從前線回來。”王富貴也是個狠角色,當即便下了決定,“甭管如何,咱們先把這東西用了再說。吃到嘴裡的纔是自己的,吃到就是賺到。”

瓏煙老祖的真實身份知道的人甚少,但是仙尊、仙皇,以及綏雲公主卻都是知道的,因此,王富貴此時提起來,便也冇什麼顧忌。

綏雲公主感覺一陣頭大之餘,心裡也是羨慕加嫉妒。

這幫王氏的人,還真是一個個都是狠茬子。不管是留在本家的王安業,王富貴,王寧晞這些人,還是送入仙宮的王瓔璿,一個個都不能以常理度之。

甚至於,就連這個看起來憨憨傻傻,冇什麼心眼的王璃慈,離譜起來居然也跟王瓔璿不遑多讓。戰鬥力堪比人形凶獸也就罷了,運氣居然也這麼好。離譜~太離譜了~

可憐的魔尊,怕是做夢也想不到,自己費儘心機,最終卻是為王氏做了嫁衣裳。

也不知道魔尊要是知道這一切,會不會直接被氣死?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