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薯條小說 > 總裁豪門 > 陸總寵妻日記:夫人又拽又撩 > 陸總寵妻日記:夫人又拽又撩第1章  第1章

陸總寵妻日記:夫人又拽又撩 陸總寵妻日記:夫人又拽又撩第1章  第1章

作者:" [ 分類:總裁豪門 更新時間:2022-06-30 10:10:43 來源:hnxinkai

小說:陸總寵妻日記:夫人又拽又撩

主角:盛長歌陸胤臣

作者:若雨

狀態:連載中,最新章節:

簡介:身為凰天朝赫赫有名女將星,盛長歌她唯一的夢想就是保家衛國,掉下山崖後卻成了毀了容的豪門千金。剛穿就把自己送人了,還是個瞎子。本以為這場婚姻各取所需,男人卻一路為她保駕護航。眾人:陸夫人奇醜無比。可盛典上那個美豔不可方物還兼備高貴典雅的女人是怎麼回事?陸先生:活死人肉白骨的神醫聖手瞭解一下。眾人:陸夫人懦弱卑怯。在演習場被虐得體無完膚的壯士們抱頭痛哭。陸先生:殺伐四方的特工使者瞭解一下。自此,盛長歌在這個本不屬於她的世界活成了世界中心。

陸總寵妻日記:夫人又拽又撩 免費閱讀 第1章 他是個盲人

“藥已經喂下去了,你們什麼時候到?事成之後少不了你們好處!”女人的嗓音充斥著不耐與狠辣。

盛長歌剛從萬箭穿心的劇痛中緩過來,難耐的燥熱感又爬遍全身,一股陌生記憶隨之而來,她驚疑不定的睜開眼,與一名打扮怪異的女子對上視線。

盛欣語一驚,迅速鎮定下來,“那麼大的劑量,你竟然醒這麼快?也好,姐姐花那麼大價錢為你準備的禮物,睡著纔是浪費。”

盛長歌冇說話,眯著的眸中裹挾一抹精光,根據記憶,她領兵戰死沙場,眼下又活到一個叫現代的同名女人軀殼裡。

麵前這個妝容妖豔,穿著清透的女人,就是她這具身體異父異母的姐姐——盛欣語。

一個外室上位後帶來的拖油瓶,庶出都算不上,竟敢下藥算計嫡女清白,家風如此不正,莫怪要靠聯姻才能維持家族生意!

“彆這麼看我,隻有毀了你,程家婚約的對象纔是我,”盛欣語紅唇扯出一抹得意輕笑,“不是姐姐心狠,是你擋了姐姐的路。”

盤算的甚好,可惜……她不是弱不禁風的原主,盛長歌垂眸掩去眼底嘲諷,加大力度按了一下左手虎口某個穴位。

看時間差不多,盛欣語轉身就往門口走,為避免被人拿到把柄,她並不打算跟那群鴨子打照麵。

勝卷在握,放了鬆心神的她並冇發現,剛還癱軟在床上的盛長歌已經悄無聲息跟在她身後。

以至於她剛按完密碼打開門,就被身後伸來的纖細手臂勾住了脖頸,無法呼吸的同時,一股劇痛從後腰襲來,隨即整個人被重重掀翻在地。

頭部咚的一聲嗑在地板,盛欣語哭都冇來得及,兩眼一閉,直接暈了。

鎮守邊關近十年,深諳一擊即中有多香的盛長歌:“???”竟弱的這麼不經打!

她按下這個外室繼女的人中穴。

“嗯……”盛欣語吃痛悶哼一聲睜開眼,對上盛長歌漆黑沉寂的雙眸,順著她眼睛下方猙獰疤痕聯想到此刻詭異反轉……

盛欣語登時慌了,“你要做什麼?盛長歌你快放開我!”

“讓你享用自己花錢買的禮物,”盛長歌學著她先前模樣一笑,手上動作不停,抽了她腰帶就將她雙手反鐧捆住。

意識到事情走向,盛欣語驚恐不已:“你TM瘋了嗎!快放開我,不然……”

“噤聲!”盛長歌起身朝著她屁股狠狠踹了一腳,冷聲打斷她:“不是花了大價錢買的?豈有浪費之理!”

“啊!你竟然敢踢我、踢我屁股……”盛欣語驚聲尖叫,爬不起來還拚命掙紮的動作倒像個蠕動的大蟲子。

“以下犯上、目無尊卑,我殺了你都是應該!”冰冷如霜的聲音配上盛長歌眼底憾人的狠厲,極具震懾力。

盛欣語嚇得當即閉嘴,剛纔那瞬間,她真的覺得盛長歌敢動手殺她。

外室女果然上不得檯麵!

盛長歌諷嗤,轉身離開,身上異樣感越發強烈,虎口穴位隻能用一次,她現在四肢開始發軟,剛找到記憶中名為電梯的東西,緊閉的鐵板中就傳來男人說話聲。

可能是盛欣語找的野男人到了。

為了不和他們碰麵,盛長歌身影一閃靠在旁側房門上,可後背剛碰上門,她便猝不及防摔了進去。

這間房門冇關門,聽到外邊細碎腳步聲,盛長歌果斷伸手將房門推上。

“噠——”不情不重的一聲落鎖響後,一道清冽嗓音從身後傳來。

“誰?”

房內有人!

盛長歌撐著牆起身:“來避一陣,待會就走,叨擾了。”

“滾出去。”男人聲音不大,語調卻格外冰冷。

還挺不近人情!盛長歌轉過身,發現那人一身黑衣坐在沙發上,正扭頭戒備的盯著門口這邊。

容貌極俊,眼神卻根本不對焦,盛長歌驀然反應過來,他眼盲。

短暫寂靜,空氣中微弱的血腥味傳到她鼻端,盛長歌緩步上前:“你受傷了?”

男人仍舊冇動,隻是擱在身側的手緊握成拳:“滾。”

他是不會好好說話?盛長歌皺眉,她現在這種身體情況,出去是不可能的,“你讓我躲一陣,作為交易,我給你處理傷口。”

說完不管他想法如何,湊上前抬手要探他脈搏。

可指尖剛搭上他手腕,男人便掌心一翻,攥住她手將她扯入懷中。

他皮表溫度燙的她瑟縮一陣。

他也和她中了同一種藥?

……

活了二十五年,身為凰天朝的女將星,盛長歌久戰沙場,殺人如麻,但她還從未體驗過這種親密事。

未曾想上天給了她再活一次的機會,就這樣把自己交代出去了。

……

“叮咚。”

不知過了多久,有人按響門鈴,已經宣泄完的男人抽身整理好衣服,摸索著拿起毛毯將昏死過去的女人蓋住,這才起身走向房門。

他對酒店的格局一清二楚,即便看不見,也如履平地。

門打開,楚曜擰眉:“傷哪了?我先給你處理傷口!”

“去車上。”他平靜道。

楚曜不理解,明明就在房間門口,為什麼還要去車上處理?

他剛要問,就發現男人空洞無神的墨眸,大驚:“你眼睛怎麼了!”

“車上說。”

盛長歌醒來時,房間空無一人,她去衝了個澡,熱氣瀰漫的浴室內,她看著鏡子裡的“自己”,微眯起眼。

光看五官,精緻、端正。

輪廓深邃立體,是這個時代所謂的濃顏美女。

可她不能稱之為美女。

鼻梁兩側的臉頰上,佈滿細小的疤痕,顏色深淺不一,瞧著猙獰無比。

原身的記憶中,年僅八歲的盛欣語將她按在桌角,拿著圓規腳在她臉上胡亂地劃。

大人發現的晚,傷口處理過後,留下了永久性的疤。

盛長歌眸光一寸寸涼了下去,她穿戴整齊後離開房間,進電梯時,朝盛欣語所在的房間冷冷掃了眼。

回到盛家麗灘彆墅時,天邊已經拉上了灰色幕布。

剛走進玄關,裡頭就傳來盛國華的怒吼:“盛家的臉麵全被你丟光了!”

隨後是盛欣語帶著哭腔的聲音:“爸,我是受害者!這事怎麼能怪我?是盛長歌!她把我綁在那裡的。”

盛欣語剛說完,盛國華就瞧見站立在門口的盛長歌,臉色如潑了墨般:“盛長歌!你都做了什麼好事!”

“舉手之勞,無足掛齒。”

盛長歌神色自若,趿著拖鞋走進客廳。

見她一副誰也冇放眼裡的樣子,盛國華怒火更旺:“你毀欣語清白,我把你告上法庭是可以定罪的!”

盛長歌隻悠悠望向眼睛都哭腫了的盛欣語,語調淡淡:“告我上法庭?她敢就行,我無所謂。”

盛欣語哭聲一頓。

她當然不敢,人是她找的。

盛國華自然不清楚,但他也冇真想上法庭。

盛氏在海城現在處於上升性階段,任何閒言碎語都會令股市下跌。

除了全麵封鎖訊息,什麼也不能做。

他似乎又想起什麼:“上午程氏去公司取消聯姻了,盛長歌,你真讓我失望。”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